首页 > 玄幻小说 > 这个大佬有点苟

这个大佬有点苟

第581章 落幕·新的开始……

作者: 半步沧桑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整个大星奥郡上空,一层层黑云压顶,这种云层透着一股子渗人的墨色,不时有诡异的影子在里面穿梭。

    皇宫西侧,那片黑雾笼罩的地方,许多强者已经闯入其中,却感受到一股战栗的惊悸。

    “炎剑图纹……,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黑雾中,华风雪捂着肩部,炎剑图案突然炽热起来,似乎要从她身体内脱离出去。

    同时,一种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,幸亏她对自身这种力量,已经掌控的足够娴熟,将之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一道道光影从外面袭来,射入黑雾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华风雪惊异不定,她能察觉出来,那些都是心元遗产的力量。

    随即,她身形一动,已是飞掠出去,朝着黑雾区域的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——

    那座黑色建筑崩溃开来,一股股黑雾,一股股墨汁般的液体,化为漫天的巨浪,悉数贯入那颗树卵中。

    同时,一道道奇异的光飞射而至,也一一融入其中……

    面对林川的来袭,这颗树卵似乎感受到威胁,正在全面的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吼……

    突然,树卵上方裂开,在浴火之中,露出一张巨口,上面有密密麻麻的锋利牙齿,巨嘴一张,一条庞大的手臂冲出,朝着林川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条手臂太过庞大,伸展开来,一下子将这片区域的天空都笼罩了,其巨手直径超过百米,带着无比慑人的庞大气息,如同小山一样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威势,让林川胸口一窒,他从未这样面对过如此强大的敌人,但是,时之钟、智之瞳的能力,却让他很快就适应了。

    嗡嗡……

    紫荆之剑,黄金剑上的光焰大盛,形成两重剑之力场,将林川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“这些还不够……,小喵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喊了一声,蓝小喵一声低吼,小家伙张嘴,喷出一团浓烈的血气,形成了厚厚的防御罩。

    这是高等兽类的防御手段,只是,小家伙凝成的防御罩,着实是太厚了点,远远超过一般的高等兽类。

    身周,【第七武装】的力量也调动起来,林川全身如同沐浴着三重火焰,整个面孔也笼罩在光焰之中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紫荆剑、黄金剑交叉,斩出十字剑斩,径直迎向了那只树藤巨手。

    刹那间,空间似乎碎裂了,一圈圈的力量波纹扩散,如同海啸一样,疯狂挤压着周围的空间。

    一瞬间,从半空到地面,那些怪物都被炸成粉碎,至于蛮华等人,则是早就退至一个隐蔽的鼠洞中,默默观战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在十字剑斩的冲击下,那只巨手朝后扬起,竟是拼了一个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这一情景,使得在场强者们瞠目结舌,刚才那树卵的纯粹力量,已是超过了九境的层次。

    林川斩出的十字剑斩,竟是与之不相上下……

    当然,中年人等眼力极是高明,自是看得出来,这并不是林川一人的力量,还集结了两把神剑之力,还有蓝小喵的力量。

    尤其是蓝小喵,其散发的浓烈血气,那可不是高等兽类那么简单,很可能是高等兽类中最顶层的物种。

    种种力量的集合,才与那只巨手拼了一个不相上下……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形势并不乐观,这只树卵还没完全孵化,一旦彻底破壳而出,那林川没有任何胜算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……,终究太年轻了,如果能再过两年……”蛮华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他知道在这种时候,有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,但是,事实就是如此,如果再过两年,让这年轻机械师稍微成长一下,现在就是截然不同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此时,那颗黑色树瘤子中央的裂痕,正在不断扩大,咯吱咯吱的声音传出,似是有更可怕的部位要破壳而出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林川深吸口气,胸膛的时之钟图案闪耀,指针在飞速旋转,将体内的种种力量都调集起来。

    心元力、精神能量、肉身之力,【第七武装】的能量……,种种力量似是燃烧起来,与紫荆剑、黄金剑汇聚在一起,其气势攀升到一个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远处,观战的众强者们瞪大眼睛,老艾丹等与林川很熟悉,知道这位先生的实力,早就超出了年轻一辈的范畴,甚至正面战力能与九境强者扳一扳手腕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林川展现的力量,依然超出了同伴们的预料,单是这样的气息,就已经超越了九境的层次。

    不过,林川却清晰察觉到,这种程度的力量还不够,或许能重创树卵,却并不致命。

    现在的难题,并不是这异化之卵如何强大,而是其惊人的恢复力,还有吞噬、吸收其他生灵的力量。

    紫荆剑、黄金剑的威力,固然能对树卵构成威胁,但是,无法将之彻底抹杀,则无法彻底消除隐患。

    至于将树卵禁锢,这种方法林川最先就考虑过,但是,时间太短了,也来不及了解这树卵的特性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就是【死亡之卵】么?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,林川不禁一怔,而后反应过来,这声音竟是从【裂鳞之臂】中传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,那位机械大师的意念么……

    林川一惊,随即反应过来,耳边那个声音继续响起:“这是我留在【裂鳞之臂】中的东西,只有在遇到【死亡之卵】时,才会开启……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伴随着这个声音,【裂鳞之臂】发光,通体呈现能量结晶化,而后崩解开来,一股股能量注入林川体内。

    同时,还有一段段记忆碎片涌现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,浮现裂鳞峡谷曾经的画面,那里发生了异变,白矮人王国最大的熔炉爆裂……

    这一变故,并不仅是为了制造不死矮人,也是为了针对这种【死亡之卵】。

    是的,这种树卵并不是灰白树人的独创,而是早在许久之前,就有一个族群有过类似的试验。

    这个族群,正是初代心元强者的缔造者,也是那些心元遗产的创造者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的开端,都追溯于黑暗时代初期,那个族群创造了心元遗产,由此缔造了一批超凡的强者,也是初代心元强者。

    原本,这个族群的初衷,是想要对抗海兽军团,并重新恢复大陆的秩序。

    却是不料,一个污染树灵打入那个族群内部,并将族群的研究推向了一个歧路,试图使用族群的重器,创造一个灭世的生灵-【死亡之卵】。

    这个污染树灵,就是之后,妄图寄生西姆奥纳,被其反杀,并吸收大部分力量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而其同伴,也即是灰白树人,则从这一事件中获得启发,想要再现【死亡之卵】。

    当初,裂鳞峡谷熔炉的爆炸,其实也是在进行试验,寻找对付【死亡之卵】的方法。

    其实,当时是成功了,但也失败了,裂鳞峡谷的熔炉爆裂,那一方法只来得及融入【裂鳞之臂】中。

    “【死亡之卵】的力量,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的力量,如同一种瘟疫,能够侵蚀这个世界的生灵……”

    “应对的方法其实不难,那个族群的两种重器,就能够对抗,你身上就有这两种重器,再结合【裂鳞之臂】的力量,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逐渐微弱,【裂鳞之臂】也彻底崩碎,悉数注入林川的体内,他的身体各个方面瞬间得到了强化。

    心元力、精神能量进一步提升,而时之钟、智之瞳的能力也不断增强,林川的额头、胸膛熠熠生辉,钟摆、眼球的图案终于呈现一种实质化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、蛮华等人都是震撼,他们都是活了许久的老怪物,自是认得这种传说中的图案。

    “消逝吧……,这个世界容不下你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全身绽放刺目的光辉,双臂展开,紫荆剑、黄金剑吞吐的剑焰不断膨胀,如同一对剑翼,冲破了黑雾,照耀着整个大星奥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紫一金的剑翼斩落,伴随着蓝小喵仰天长啸,迸发出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,且是在性质上,与【死亡之卵】的力量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的威势,彻底压制了【死亡之卵】,轰击在庞大的手臂上,将之斩成粉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,庞大手臂崩裂,那只巨口中密密麻麻的锋利牙齿,也被绞成粉碎,恐怖的力量贯穿了整个【死亡之卵】。

    而后,这颗黑色树瘤子如同破破烂烂的沙袋,一道道光从中迸射而出,呈现瓦解之势。

    “就差一点,怎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嘶吼,从【死亡之卵】中传出,那是灰白树人最后的怒吼。

    林川丝毫没有松懈,运转全部力量,挥动双神剑,一剑一剑将【死亡之卵】斩碎。

    而后,剑光肆虐,将四周的黑色建筑残骸,那些人形怪物们全部绞杀……

    一圈圈强大的力量波纹扩散,将黑雾冲散,显露出皇宫西侧,那座古老的皇室陵墓。

    那座陵墓中,已是满目苍夷,一座座陵墓腐朽破败,到处都是孔洞,宛如虫巢一般……

    一片片剑光扫过,那些陵墓中升腾起黑烟,逐渐消散,邪异的气息顿时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,就结束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,一众强者站在那里,看着半空中,舒展着一对剑翼的年轻人,这样的情景如同在梦中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……,现在的后辈真是了不得啊……”中年人叹了口气,喃喃道。

    一旁,西姆奥纳依然站在那里,目光呆滞,只是注视着林川的背影,面容隐约产生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么?”

    半空中,林川逐渐收敛力量,顿觉胸口一窒,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,又被其生生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受伤,而是身体无法适应刚才的状态,陡得恢复过来,负荷减轻,一时的血气逆流而已。

    环顾一圈,林川俯瞰大星奥郡,在【死亡之卵】消失后,那些怪物迅速失去力量,成了一具具干尸。

    皇都中的种种混乱,也开始平息,原有的秩序开始恢复……

    林川松了口气,看来真是结束了,他拍了拍蓝小喵的脑袋,示意其落地。

    后者却是丝毫不给面子,身体一摆,将林川甩了下去,它则是变成了迷你喵咪的模样,嗖得飞到别处,去找小女孩拉克妮亚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摇头,落了下去,周围,众强者欢呼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川先生么?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克伦威尔……”中年人走上前,露出笑容,道出他的姓名。

    四周,本来欢呼的众人,一下子安静下来,这让中年人有些诧异,同时,也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他暗道,看来过了千年,他的名头在大陆上,依然是非常好使的。

    林川古怪的看了看中年人,哦,不,大陆狂人克伦威尔,又瞅了瞅福勒,与之交谈了几句,便与苔骨等先一步离开了,一起离开的还有福勒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从蛮华口中,得知自己后代的下落的克伦威尔,爆出一阵愤怒的咆哮,他唯一的后代竟然是这个德行,他不信!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在皇宫一处的湖边,一条细小的黑蛇忽然游出,朝着湖中窜去。

    “林川……,这个时代的天骄……,你以为你赢了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,只要我这个本体不死,迟早能熬死你,寄生在你子孙的身体上,就能创造一个更加强大的生灵……”

    这条黑蛇嘀咕着,朝着湖中飞速游去,突然,一声喵叫,一头蓝毛迷你小喵窜了出来,明晃晃如琉璃般的眼瞳,就这样盯视着黑蛇。

    哗啦……

    小爪子一拍,就将黑蛇攫在爪子里,蓝小喵眯着眼睛,露出一丝危险的神情。

    咝咝……,黑蛇吞吐着蛇信,拼命挣扎着,它心中惊恐极了,努力想装作是一条普通的黑蛇。

    但是,蓝小喵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,则是令它为之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此时,黑蛇才察觉到,那个从未注意过的年轻人林川,其宠物也是如此的可怕,这似乎是传说中已经绝迹的一种神兽血脉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

    蓝小喵叫唤一声,露出可爱的笑脸,在黑蛇眼中,则是如同魔鬼一样可怕。

    在蓝小喵的视野中,它看到的可不仅是一条黑蛇,而是有着灰白树人面孔的怪蛇。

    喵……,这该死的污染树灵……,碰到本喵大爷手里,你还想跑……

    咔嚓!?

    蓝小喵爪子一紧,直接将这条黑蛇捏成肉沫,同时,口中喷出一团蓝色光焰,在一阵嘶叫中,黑蛇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挥了挥爪子,蓝小喵很是得意,解决了这个隐患,以后它就可以每天吃吃喝喝,睡在漂亮姐姐怀里,度过它美妙的喵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喵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鼠大飞窜过来,看到散发着威严的高等兽类气息的蓝小喵,立时匍匐在地,充当坐骑,它还等着喵主人带着它,到处吃香喝辣呢……

    “喵……”

    蓝小喵坐在鼠大背上,挥了挥爪子,一喵一鼠窜了出去,消失在皇宫某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很快半个月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大星奥郡发生的巨变,在事发三天内,就已经平息了,在军部、警备部,帝国骑士团的三方高压下,皇都各方面的秩序迅速恢复……

    外界对于这一巨变,有着或多或少的猜测,星奥帝国,乃至东大陆境内,都引起了相当的动荡。

    甚至有邻国势力,想要就此发动战争,侵占星奥帝国的边境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次,一直不和的帝国三大部,这一次却是出奇的一致,在短短一周内,就在边境集结了千万军队,使得那些势力打消了入侵的念头。

    而在巨变的第十天,星奥皇帝则是宣布,将皇位传给第48皇子。

    这一消息,同样掀起了轩然大波,这倒不是有人反对,这场巨变后,皇都三大部空前团结,在帝国三大武装面前,谁敢说一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只是,这位第48皇子从未听闻过,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对此,星奥皇室给出的解释,第48皇子是流落在外的皇族贵胄,德才兼备,才破格传其皇位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说辞,皇都的人们都是嗤之以鼻,谁知道这第48皇子,到底是星奥皇帝的第几个私生子,之所以能够继承皇位,还不是在巨变中,其他皇子都死绝了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星奥皇帝的私生子中,唯一能找到的,且还存活的,只有第48皇子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皇子,或是皇家私生子,有心人调查过,在巨变那一天,全部都死了……

    这到底是皇家的阴谋,还是其他的变故,谁又能说得清呢……

    总之,在这场巨变后,短短半月内,大星奥郡的局势就稳固了,星奥帝国的局势也稳固了,整个帝国比之以前,更加团结了,隐隐有种蓬勃之势……

    而那场巨变,真正了解缘由的,则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但是,经历过那场巨变的人们都清楚,在那一天,皇宫上空,出现了一位背着双翼的身影,那恐怖的波动使得皇都的强者们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而在巨变时,皇都上空出现的巨大堡垒,也在众目睽睽下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许多人猜测,这是星奥帝国的战略性武器,也使得更多的势力对星奥帝国忌惮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午。

    皇宫西侧,阳光洒落在皇室陵墓周围,将这里阴森的气息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一座强疮百孔的墓地前,一个金发男子伫立,面前的墓碑上,印刻着千年前传奇皇帝西姆奥纳的碑文。

    金发男子一言不发,站在这里已经许久的时间,突然,他的眼眸动了动,竟是透出一股子智慧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你醒来了,西姆奥纳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一个身影响起,中年人出现。

    此刻,中年人再不是之前的模样,换上了一身机械师长袍,上面的九星机械大师徽记令人敬畏。

    这,才是克伦威尔的原本模样……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西姆奥纳捂着脑袋,纷乱的记忆涌现,有千年前的,也有不久前发生的,让他一时难以适应。

    良久,西姆奥纳消化了记忆,松了口气,喃喃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结束了……”克伦威尔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那个污染树灵,会被这样消灭,我们之前布置了那么多,其实并没有出多少力……”西姆奥纳自嘲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如果千年前,我们不进行什么布置,说不定解决起来更加轻松。”克伦威尔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,有时候做得越多,反而错得越多……”

    西姆奥纳看着自己的墓碑,喃喃道。

    远处,传来一阵豪迈的笑声,蛮华提着两瓶酒,身形闪动着,来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族在那里哀叹什么,现在一切都结束了,还不喝杯酒,庆祝一下!”

    蛮华拿着两只酒杯,给克伦威尔、西姆奥纳给自倒了一杯,“来!祝你这星奥皇帝还能回来,还有你,克伦威尔,你就了不起了,不但回来了,还有一个天才子孙!”

    闻言,克伦威尔脸色一黑,这杯酒有些喝不下去了,他没有料到自己会有子孙留下,并且,更没有料到,会是这么一个荒唐的子孙。

    西姆奥纳则是一笑,拿着酒杯,一饮而尽,道:“在逝去前恢复意识,再和你们两个老朋友见上一面,这一生也无憾了!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星奥帝国,应该会是我以前,想要建造的那个帝国吧……”

    这般说着,见克伦威尔、蛮华拿着酒杯、酒瓶,一言不发的看过来,西姆奥纳笑着,将酒杯投掷出去,大笑了两声,眼神迅速暗淡,伫立在那里,彻底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……,终究还是支撑不下去了……”克伦威尔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六件九星级套装岂是那么好穿的,没有当场死去,是曾经吸收了污染树灵的能量,才支撑了数年……”蛮华叹道。

    两大巅峰强者看着老友的躯体,摇了摇头,就在这时,空间一阵晃动,一道光柱投射过来,将这位星奥帝皇的遗体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四周,响起【月核】的声音,“星奥皇帝西姆奥纳的身体,还是保存在精灵陵墓中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光柱消失不见,隐隐的轰鸣声传来,隐形的陵墓城塞远去……

    “今后,咱们这些老家伙,也该退休了……“蛮华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,年轻一辈太出色,其实蛮不错的,我们不会再有那么大的压力……”

    克伦威尔叹道,他想到了林川,那个年轻得过分的机械师,了解其过往,大陆狂人既是震撼,也有惊喜。

    从某种方面来说,林川也是继承了他的许多东西,算起来,也是他的传人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,你别在那里感叹了,我还不知道你么?你被谁囚禁了这么长时间?是你的那几个红颜知己,还是西大陆的那几个对头,他们很可能也没死哦……”

    蛮华咧嘴说道,对克伦威尔的性子,他可是太熟悉了,自然知道这家伙以后准备干什么。

    关于千年来,克伦威尔究竟在哪里,这个大陆狂人只字未提,但是,同是那个时代过来的老家伙,蛮华很清楚克伦威尔的敌人,也清楚哪些敌人的强大,西大陆的几个大势力都有类似的手段。

    克伦威尔也哼了一声,这笔帐他自是要算的,不过,在此之前,他首先要前往机械师公会,宣布他回归的消息。

    再过几天,就是林川申请机械师星级评测的消息,他要担任评委。

    即便,林川从不承认,与克伦威尔有什么关系,但是,好歹是修炼了【风轮镇岚功】,也获得了他的许多研究成果,还有【第七武装】的改良……

    只要他克伦威尔,对外宣传,林川是他的学生,那外界是肯定认的。

    他,大陆狂人一生,虽是从没干过这种强认学生的事情,但是,这一次,克伦威尔还是准备不要脸的认一回。

    “那个连种族都要的子孙不要也罢,但是,这个学生,是一定要认的……”

    克伦威尔这般思忖着,与蛮华渐行渐远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星奥郡,市中心。

    景克境的那栋豪华别墅中,现在这个地方,连地契上的主人名字都改过了。

    巨变之后的第六天,当林川在这里入驻的时候,景家的老爷子身上还绑着绷带,就出现在这里,与林川喝了两杯茶,问候了几句。

    而后,这栋别墅,乃至于周边的地产,就全到了林川的名下。

    对此,林川不得不感叹,景家能够在大星奥郡屹立千年,确实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的林川在许多势力眼中,已是不折不扣的大佬级存在,很多势力甚至觉得,住在这样的地方,与其身份不符,应该为之重新建造一座宫殿式的建筑。

    此时——

    林川正坐在书房里,桌上摆放着一面面光屏,处理着各种事情,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当成十个人来用。

    “苔骨阁下,你就不能操控智脑了么?”

    林川叹了口气,看着书房里,坐在沙发上,一边喝茶,一边指点拉克妮亚,傀,还有通过光屏,指点【紫荆组织】那些后辈的苔骨,后者悠闲的模样,让林川很是牙痒痒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生灵,不再是机械王座的实验体智脑了……”

    苔骨头也不抬,语气揶揄的说道,“你何必把自己弄得这么累呢?一桩桩事情慢慢来,不就可以了么,你现在是大陆巅峰强者,寿命长得很,没必要那么忙碌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很是无奈,苔骨这家伙就是站着说话,不知道腰疼,这些堆积的事情是必须处理完的,否则,拖得久了,很可能就会生变。

    比如,那个污染树灵虽然消灭了,【死亡之卵】也被抹杀了,但是,这世上还有别的污染树灵,有精灵陵墓,皇都的前车之鉴,这些污染树灵都是不定时的炸弹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些污染树灵,会不会闹出更大的乱子来,这要是放着不管,很可能会是大麻烦……

    再者,昔日发起阴谋,侵蚀生命树的幕后主使者,也有了一些线索,矛头指向西大陆……

    以及,针对海兽军团的武装研发……

    这个世界如今,其实还是充满了危险,眼前的这些隐患不解决,想要安生可是很难的……

    林川不禁感叹,还是当初,对于这个世界所知甚少时,那时候才是最快乐的,如今,随着时之钟、智之瞳的能力不断发掘出来,对于这个世界的奥秘知晓的越深,很难再体会那种快乐了。

    “忙完这几天,再好好休息一下吧……”林川揉了揉额头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一旁,正在努力学习的拉克妮亚则是认真的表示,再过不了多久,她就能帮川先生分担了。

    傀也表示,他也会尽力学习……

    瞧着小女孩,傀认真的样子,林川无言的点头,却是对此不抱希望,这两人的才能偏科的严重,在处理事物方面,还是不能指望他们。

    瞧着渐渐开朗的拉克妮亚,林川暗中点头,前两天,军部将一批亡故军人追评为烈士,其中就有她的父母,并最差了其父母的案情。

    诚然,当初的那场惨案,当事人,主谋者都已经不在,但是,这样的结果,却是打开了小女孩的心结,让其精神状态越来越稳定。

    至于傀,依然是老样子,他的心脏倒是有了一些线索,按照【月核】调查的结果,是在西大陆。

    并且,还追查到,傀应该是西大陆的出生,近千年来,【活化之躯】的血脉都是生存在西大陆。

    对此,身为老师的苔骨表示,一定会前往西大陆,为傀找寻那颗心脏,使之【活化之躯】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“西大陆么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对此有些头疼,这些天来,他可是接到西大陆不止一封的战书,既有武道上的,也有机械师方面的……,他的名字因为之前的巨变,终究是传了出去,成名之后的麻烦也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一只纤手拿着茶杯,放到桌上,林川抬头,看到苏断珀那张野性而性感的容颜,后者如今的职务,是他在大星奥郡期间的贴身警备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贴身,晚上林川是很有体会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已经三天没出过这里了,该休息休息,下午还有许多南罗行省的熟人要过来……”苏断珀说道。

    林川愣了愣,点了点头,巨变之后,他在皇都的影响力,已经无人敢忽视。

    军部、警备部,帝国骑士团都纷纷示好,想着法子套近乎,提携他以前的同学,亲人,自是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方式。

    轻握着苏断珀的纤手,林川有些怔神,与之相识在两年多前,当时在白箭港,谁又能想到这两年多的变化,会这么巨大……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耳麦中,传来【月核】的声音,向林川、苔骨汇报,关于生命树侵蚀的主谋,已经有眉目了。

    同时,还在西大陆,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的踪迹……

    “迦娜琳……”

    苔骨身躯一震,霍然起身,朝着书房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西大陆?”林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,总是要有一个了解的,正好和克伦威尔一起,他们也要去西大陆……”苔骨回应道。

    看着关闭的房门,林川其实也想一起去西大陆,但是,手上这些事情,只能暂时作罢。

    “机主,在东大陆极南,那里找到了一处古老兽类的巢穴,很可能与喵先生的祖先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处巢穴,不仅和喵先生有关,疑似和那一族群也有关,建议机主亲自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【月核】又汇报道。

    林川一怔,起身来到窗边,花园里,蓝小喵正躺在草坪上,戴着迷你墨镜,享受着午后的阳光,别提多惬意了。

    周围,福勒正搂着一位皇都名媛,在那里亲亲我我……

    吕雄则是坐在一角,与几个人马族战士一起吃着烤肉,和鼠大拼酒……

    别墅外,苔骨腰佩紫荆之剑,与克伦威尔、蛮华汇合,三个实际年龄吓死人的老家伙们聚在一起,乘上了一艘小型飞艇升空。

    远处,阳光洒落在大星奥郡,在这座古老的都城上空勾勒出一圈圈的光晕,这情景,就如同林川刚穿越过来时,看着窗外的景象……

    “东大陆极南么……,等过段时间,就去哪里看一看……”

    林川摸了摸胸膛,他对于石球的由来,还是相当好奇。

    在毕业前的那一晚,那个石球的突然出现,究竟是一个巧合,还是石球本能的找上了他……

    而自身与石球,为何能够融合,是因为自己穿越者的缘故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……

    林川对此很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,他并不着急,在这个世上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这个大陆,还有五海的种种秘密,他有充足的时间去探寻……

    (全书完)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hot2tw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