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女频小说 >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

249:江山为嫁,一生一世一双人

作者: 澄夏

    如今六国,已经随着半年多的战争,变成了四国。

    就在神巫国皇帝和国师忐忑不安的时候,冥帝居然没有如他们猜测那般,直接率兵继续打过来。

    而是从明面上,以安漓国的名义,正式向北月国递交了联姻的国书。

    具体怎么联姻,与谁联姻,国书里并没有提及。

    但正常情况下,大家都会自动理解为皇室联姻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两大强国的掌权者,都未婚!

    国书一出,整个元承大陆再次震动。

    世人越发猜测纷纷。

    还有不少人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冥帝居然向北月国递交了联姻的国书!我的天,这是不是代表他打算求娶凤帝?那我用了半数家产下注冥帝会娶凤初王,岂不是要赔个底掉?!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……这下我输惨了……我也压了冥帝和凤初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我压了娥皇女英,二女共侍一夫,还有希望,还有希望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屠天等人也对外弄了赌局,现在局势一边,他们再次对外换了一种赌法。

    赌凤帝会不会答应嫁给冥帝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还真有不少人参与下注,简直掀起了全民打赌热潮。

    神巫国的人越发坐立不安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冥帝就已经让他们头疼不已,难以对付,若是真让冥帝和凤帝联姻成功,他们神巫国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!

    想到这,神巫国皇帝和国师商议后,决定派人暗中潜伏入北月国,趁机搞破坏。

    总之,决不能让冥帝和凤帝联姻。

    四月,安漓国冥帝轻装上阵,什么聘礼都没带,只带了一批精锐,就这样精简的进了北月国的皇城。

    这可让所有翘首以盼,猜测万分的百姓们看懵了。

    不是来联姻的吗?

    怎么没有任何聘礼?

    还有除了冥帝,好像也没有其它什么王爷公主之类的。

    所以要来联姻的,果然是冥帝本人?

    凤帝站在宫门口迎接,远远看到宗政漓妖一袭白衣,骑着双头就雷狼而来。

    那种圣洁与暴戾的结合,画面美得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一品和二品的大臣,也跟着凤矜天一起来迎接冥帝。

    他们站在凤矜天身后,全都眼神恍惚的看着那抹由远到近的白影,心下波澜翻涌。

    同样的白衣,同样的气质,同样的身形。

    唯一的区别就是,没有带面具。

    如此眼熟,如此相似,不是从前被他们凤帝藏在宫里的男宠是谁?

    所以那男宠,其实是大名鼎鼎的暴君冥帝?!

    不少人小腿开始打抖,努力的回忆着一年前,他们有没有对这位暴君男宠,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,或者说过什么不该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苏陌看着那肃杀铁血的精兵队伍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聘礼,冥帝他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不会是打算来使用美男计,劝说他们陛下嫁给他吧?

    那他第一个不同意!

    陛下天人之姿,举世之才,注定是要成为天下帝王的。

    怎可嫁人。

    这对陛下来说,根本就是侮辱!

    就连五大家族的人,也跑来凑热闹,站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心中多少也有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直到那人骑着凶兽而来,足间轻点,从空中越过,直直落在女帝面前。

    原本通身的阴戾暗黑,血腥冷鸷的暴君,居然就那么当着众人的面,展开双手,抱住了女帝。

    抱住了女帝!

    甚至一脸阴暗退去,露出了明媚干净的笑容,让他整个人的气息,都在瞬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仿佛真的让众人看到了谪仙降临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眼底划过一抹无奈和一丝宠溺。

    明明这人半个月前才离开,去半路上和安漓国的大部队会合。

    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。

    分明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呆若木鸡:!!!

    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是他们能看的吗?

    会不会被灭口?!

    不知为何,大家突然觉得脖子有些凉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笑着拍了拍宗政漓妖:“你还真想当祸国妖妃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得不要太甜:“就是想让所有人都好好看看,谁才是最受宠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最受宠的从来只有你一个。”凤矜天好笑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不是让大家看看嘛。”

    这都开始当众撒娇了。

    凤矜天觉得,关于冥帝以往的大杀四方,残暴狠戾的形象,这短短瞬息,算是彻底毁了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都看到了,要跟我进宫去吗?”

    凤矜天说的一本正经,从容淡定,但一双桃眸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任谁都看得出来,女帝眼中的宠溺。

    真实而清晰。

    姒刖宸见此,无声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倾绝天下的两个帝王,居然也会有如此深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甚至早在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,已经互许钟情,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。

    任何人,都无法插足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一起的气氛,周围萦绕的那种契合和温馨,是绝容不下第三人了。

    姒刖宸拍了拍姒凌庭的肩膀:“小四,你也该学会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姒凌庭自从没了舌头后,整个人比从前要阴郁了几分。

    再没有以往的朝气和活力。

    但也少了些许暴躁,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眸色暗沉的看着前方一红一白两抹声音,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大哥,我确实比不过他,无论是身份,实力,外貌,还是在陛下面前的样子,都比不过。”

    回想从前,他只会在凤矜天面前,不顾身份的大呼小叫,毛毛躁躁。

    再看看冥帝。

    一代暴君,在凤矜天面前居然收起所有爪牙戾气,就跟换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若说图谋伪装,他也不是没想过。

    但冥帝的样子,作为男人,他能明显感觉到,那是深爱到骨髓里,把对方当成全世界唯一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绝不是任何伪装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冥帝,真的爱惨了凤矜天。

    他输的不冤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从一开始,他就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这一年多,他一直在探查南武国凤初郡主和玉郡王的过往。

    越是了解,就越是让他心凉。

    他和凤矜天的错过,何止是在他不懂如何去爱一个人。

    还有时间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直起身,手自然的牵住凤矜天的手,与她十指相扣,眉梢眼角笑意明媚耀眼,点头,无比肯定的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凤矜天也跟着笑了,当真就这么直接牵住宗政漓妖,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,进了皇宫。

    若非走前,凤矜天说让大家都去朝政殿,众人都要觉得自己被彻底遗忘了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不属于朝堂官员,现在又不是宴请,自然是不能跟着一起凑热闹的。

    只好散了,等接风宴的时候,再看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朝政殿。

    凤矜天走进来,就对小圆子道:“让人搬一把龙椅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宗政漓妖阻止道:“初初我要跟你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后脚跟进来的大臣们,不少都一个踉跄,差点被这话送走。

    什么叫跟陛下一起坐?

    冥帝这是想抢他们陛下的帝位不成?!

    好大的野心!

    还不等大臣们出声阻止,就听凤矜天说:“那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们的陛下,就这样自然无比的,牵着冥帝走上了那至高无上的龙椅。

    犹如帝后共同听政一般,并肩坐在了龙椅上。

    北月国的大臣简直,尽管有不少都瞪着眼睛,又气又怒,却谁都没有开口斥责半句。

    他们陛下亲口同意的,他们能说什么?

    他们又敢说什么?!

    宗政漓妖也没继续胡闹,不看场合,神色一正,看向下方两国臣子。

    “朕此次前来北月国,各位都知道是联姻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联姻之人,正是朕。”

    北月国朝臣:???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没听懂……

    凤矜天唇角含着一抹笑,就坐在旁边看着宗政漓妖尽情发挥,当真一点不插手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伸手,手中立即多了一个特殊的紫黑色帝印。

    “朕以安漓国为嫁妆,自请嫁给北月国凤帝为后。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整个大殿都是此起彼伏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就连素来最沉稳的苏陌和赵霖益等臣子,也都被震懵了。

    一个韬光养晦,伏低做小,蛰伏三年,就夺取了玄墨国的暴君。

    一个只用了短短半年,就吞并一大强国,修为恐怖,运筹帷幄,雄韬伟略的帝王。

    现在居然带着自己辛苦谋夺的江山,跑来北月国入赘?

    是他们全都听错了,还是冥帝疯了?

    原来不是没带聘礼,而是带了偌大的江山为嫁妆!

    宗政漓妖才不管这些人如何震惊懵愣,他说完,就转头看向凤矜天,幽冷的眸光瞬间散去阴霾,明媚清澈。

    细碎星光闪烁,带着浓浓的笑意和温柔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竟然当众在凤矜天面前单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手送上那枚自己亲手打造的帝印。

    早在制作安漓国帝印的时候,宗政漓妖就想过把这枚帝印,当做他和初初的订婚信物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亲手打造这枚帝印。

    用的不但是最好的灵石,还用了他的灵力加持。

    这帝印,除了他和初初,再没有第三个人能够触碰。

    否则将会遭受反噬。

    一个神王的力量反噬,足以想象,若是有人打这帝印的主意,只怕分分钟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“初初,”他眸光似水,清澈温暖:“你愿意娶我为后,永远对我好,永远爱我,后宫无妃,只要我一人吗?”

    宗政漓妖此时的笑太温柔,仿佛整个都透着光,闪闪耀眼,颠倒众生。

    这样的美景,足以成为世间最令人惊艳,且终身难忘的风景。

    凤矜天想,这世界上,没有任何一个人,能够拒绝得了,此时这个温柔且绝美的男人。

    凤矜天接过宗政漓妖手里的帝印,将他扶起来,目光专注的笑语。

    “我凤矜天,愿意许你宗政漓妖一生一世一双人,生同衾,死同穴。”

    这承诺,无疑满足了宗政漓妖唯一的渴求。

    宗政漓妖笑得若百花齐放,美得炫目。

    他张开双臂,就将凤矜天抱入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初初,我好开心,也好幸福。”

    幸福这个词,曾经离他很近很近。

    被那么多亲人宠爱着,他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可也失去了这份幸福。

    好在,上天让他找到了另外一种,不同亲情的幸福。

    有初初陪在他身边,他的父王和母妃,还有舅舅一定会很开心,也很放心。

    这一生,他都不会是孤独一人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朝臣们:……

    不是,我们还没同意呢?

    你们这样自说自唱,撒一堆糖合适吗?

    “这、怎么能这样?”

    “难道真就这样了?你们也不阻止一下?”

    于是一群大臣,纷纷看向了苏陌和赵霖益。

    赵霖益嘴角一抽,当做没看见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可不想去触霉头。

    分明就是送死。

    一年多前,陛下为了宗政漓妖冲冠一怒,弄的权臣们和世家们人人自危的事情,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就明白了,北月国新帝的后宫,这辈子怕是都不会有其它侍君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暴君当凤后,谁他娘敢进宫当陛下的侍君?

    这不是上赶着找死吗?

    苏陌则唇角微弯,露出一抹淡笑,直接朝上方两个人弯腰一拜。

    “恭贺陛下和冥帝喜结良缘,永结同心。”

    朝臣们:……

    左相,你这么拍马屁合适吗?

    说好应该一起同仇敌忾的阻止的啊?!

    赵霖益也跟着一拜:“恭贺陛下和冥帝喜结良缘,永结同心。”

    安漓国的臣子们全都齐声高呼:“恭贺陛下和凤帝喜结良缘,永结同心!”

    北月国的朝臣们嘴角抽动,见上首两位帝王看过来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只能跟着一起拜!一起送祝福!

    整个大殿都是众人的恭贺声,宗政漓妖难得对众人露出一丝浅显的笑意。

    这可差点让安漓国的臣子们受宠若惊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这还是几年来,他们第一次看到冥帝,如此发自内心的愉悦笑容。

    凤矜天请来国师挑选良辰吉日。

    最后婚期定在了九月。

    消息传出,两国圣旨昭告天下,全世界都懵了。

    只觉一道惊雷炸响在头顶,全都被炸的头脑发晕,无法思考。

    不管是冥帝把凤初王和凤帝一起娶了,还是冥帝只娶一个,亦或者是北月国女帝嫁给冥帝,世人都能想得通,都能接受,也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结果,实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完全是世人打死都想不到的!

    一个嗜血残忍的暴君,居然把自己亲手谋夺打下来的江山,当做嫁妆,嫁给一个女人?!

    到底是冥帝疯了,还是这个世界疯了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暴君也疯狂,哈哈哈~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hot2tw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